大学校园性侵该问责何方?

文:Jia Tolentino
来源:译言(ID:yeeyancom)

如果一项调查让我描述我在大学期间的性侵犯经历,我会立马想起发生在我身上的两件事情。在大一一场派对上,一个家伙大度地递给我一杯他倒的酒,随后我便不省人事了;第二次,在一场女生联谊会上,又是如此。在大学里,一切都是双面的,置身于一场欢乐的社交活动中,也有可能在其中受到创伤。

人类学家赫希和临床心理学家梅林斯都是哥伦比亚大学的教授,她们都是五十多岁,有着齐肩长的棕色头发,在曼哈顿的犹太家庭中长大。她们有着敏锐、母性的实用主义——她们有五个儿子,年龄从15岁到23岁不等。在过去的三年里,她们一直在领导一个耗资220万美元的哥伦比亚大学本科生性行为研究项目,该项目名为“Shift”,代表促进转变性健康倡议

校园性侵犯问题似乎深不可测,难以解决。我们通常认为这是个人行为不端的问题,不同的研究表明,大多数预防计划对此几乎没有什么改变。赫希和梅林从社会生态学的角度来考虑性侵犯:即人们在特定环境中的行为

Shift”诞生于一场危机之中,在过去几年里,全国各地的大学里的强奸问题越来越严重。在一本有关于校园性侵犯的书《模糊的界线》(Blurred Lines)中,记者瓦妮莎·格里戈里亚迪斯(Vanessa Grigoriadis)告诉我:“如果性侵犯被定义为性健康问题,而不是一种可怕的威胁,对大学学生们来说会更好,”她补充说,“我们正处于运动的新阶段。”

这场运动可以追溯到至少40年前,1977年,耶鲁大学大四学生安·奥利瓦里(Ann olivarii)以及另一名女学生、还有三名毕业生——起诉了该校一名教授,原因是该教授的性骚扰行为,但最后这些女学生输掉了官司。两年后,麦金农出版了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著作《职场女性的性骚扰》(Sexual Harassment of Working Women),该书认为,“经济实力之于性骚扰,就像身体力量之于强奸一样。”

与此同时,全国各地校园里的反强奸行动也在进行。从70年代开始的夜间游行,在80年代成为大学生活的一大特色。1988年,哥伦比亚大学在巴纳德学院门前举行了第一次夜间游行。

1995年,哥伦比亚大学参议院通过了第一个全校范围内的性侵犯政策——要求通过学校标准纪律程序的另一种形式来处理投诉。学生活动人士并不满意:他们希望处理性侵犯案件的院长接受额外的培训。他们发起了一场旷日持久的运动,最终在1999年达到高潮。在长达23小时的守夜活动中,数百名学生走上校园,高喊:

繁文缛节掩盖不了强奸!

校园司法系统没有刑事法院的调查权力或证据程序,但它们有刑事法院的许多职责。使事情进一步复杂化的是,涉及过程的每个人——原告、被告、管理员——基本上都在同一屋檐下工作。教育部长贝琪·德沃斯(Betsy DeVos)称目前的做法是一个“失败的体系”,让刑事司法系统来处理这些事情似乎更简单。此外,许多学生更喜欢在体制之外解决这些问题。


他们不一定想把攻击者送进监狱

和其他大学一样,哥伦比亚大学的大一生活可能会让新生们应接不暇

在派对上,尴尬的遭遇随处可见,长长的木门可以拆掉,充当啤酒桌;急于在课外活动和俱乐部里找到一个大本营。五年前,哥伦比亚大学大二学生艾玛·索科维奇(Emma Sulkowicz)向该校提起诉讼,指控另一名学生强奸,但被指控的学生却声称这是双方自愿行为,随后,艾玛的上诉被驳回。

为了深入调查了解校园性侵的问题,赫希和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家沙姆斯·汗(Shamus Khan)组建了一个志愿者团队,与本科生讨论亲密话题。这些采访将是“Shift”运动收集信息的第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那年秋天,他们开始了“参与性观察”——即在学校的学生酒吧里闲逛,看足球比赛,参与俱乐部活动。不久之后,学生报纸《每日旁观者》(The Daily Spectator)上刊登了一篇报道,其中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二学生说,有人看到沙姆斯在学校附近一家很受欢迎的酒吧做笔记。

赫希随后启动了这项研究的第二和第三阶段,对学生们进行了深入的调查。这项调查包含了数百个问题,其中许多问题都非常私密。似乎之前没有任何一项调查能如此准确地反映出性侵犯在大学里究竟是如何发生的


性侵犯是一种根植于日常生活结构中的事件,需要根据他们的背景、习惯和心理状态来理解行凶者和受害者的行为

该调查询问了学生的睡眠、锻炼、饮食习惯、心理健康、他们在哪里喝酒、住在什么样的宿舍、在哪里聚会以及如何聚会。调查内容包括金钱、家庭、朋友、大学前的性经历、自我感觉和自我价值。还询问到了性别认同和性吸引力,性侵事件发生前的时刻——谁在附近,发生了什么——以及随后发生了什么。2500名哥伦比亚大学的本科生被邀请参加“Shift”的调查,其中67%的人参加了调查。

Shift”的研究在2017年秋季结束。从那时起,研究小组就开始分析这些数据,并准备在同行评审的期刊上发表一系列关于研究结果的论文,研究人员还与学生委员会讨论了他们的发现。


他们意识到,所有刚入学的新生们都会参加大型派对,不可避免地喝醉,因此性侵犯也就不可避免地发生了。

对此,“Shift”提出了一个强有力的论点,那就是必须采取一些预防性暴力的措施。四十年前,酒精造成了60%的交通死亡。从那时起,一场全面的、多层次的打击酒后驾驶的运动将酒驾导致的死亡率降低了一半,包括法律制度的变革以及社会变革。

这种想法也适用于大学生活:想象一下,一个大一新生有抑郁倾向,但是自身却没有意识到,于是便参加周末派对借酒浇愁,在其中一个周末,他在聚会上遇到了一个两天没睡的女孩,男孩和女孩开始说话,当他们变得亲热时,朋友们便开始欢呼,男孩女孩不一会就去了卧室,但是除了床没有什么舒服的地方可以坐。接下来发生了让女孩惊慌失措的事情,任何听到这个故事的人都会认为邀请他进卧室是女孩的错。

那个坏家伙,故意喝得酩酊大醉,无视女孩的僵硬,他认为他所做的正是大学生应该做的。

原文标题:Is There a Smarter Way to Think About Sexual Assault on Campus?
原文地址:https://www.newyorker.com/magazine/2018/02/12/is-there-a-smarter-way-to-think-about-sexual-assault-on-campus
原文作者:Jia Tolentino
译者:你喜欢吗
来源:译言网(yeeyan.org)
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在译言整合发布

作者:Jia Tolentino。本文转载自译言(ID:yeeyancom),发现、翻译、分享中文之外的互联网精华。
排版:小鲸鱼 沉默的杜飞

原作者名:
Jia Tolentino

转载来源:
译言(ID:yeeyancom)

转载原标题:
大学校园性侵该问责何方?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