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就在一瞬间:为什么我们会恨所爱的人

爱恨就在一瞬间

举杯对月情似天

爱恨两忙忙

问君何时恋

——李玉刚《新贵妃醉酒》,词:胡力

当我们对一个人既爱又恨的时候,两种情感指向的都是同一个人,但是截然相反。许多时候,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

然而,不必等听见演唱组合“The Persuaders”饱含深情的歌声,我们也知道爱与恨可以共存【译者注:The Persuaders是20世纪70年代纽约市稍有名气的一个演唱组合,他们最出名的歌曲是《爱恨一线间》(Thin Line Between Love And Hate)】。如果你曾经爱过,就会知道:你会恨你爱的人。但这是怎么回事呢?

她/他是“坏人”,因为他/她不爱你

你会对一个人既恨又爱的最典型情境,就是你的爱得不到回报。如果你觉得自己总体上还算不错,那么你可能很难理解那个人怎么会不爱你。如果你本来就不够自信,那么你的自尊心会受到进一步的打击。如果你有点自负,你还可以暂时骗骗自己:她不爱你,肯定是她有问题。一旦你认为是这个人性格 “有缺陷”而把自己的负面情绪指向他/她,那么你一定会恨他/她(至少一点点)。

爱会让你不自由

爱而不得,所以爱恨交织,这个还好理解。但是即便你的爱得到了回报,即便了你和所爱的人总体上关系很好,你还是会恨他/她。这就是爱情和关系(不管是不是浪漫关系)中的一个矛盾现象。

当你因为爱(浪漫之爱、友谊之爱、父母之爱),而和另一个人建立一种真正的“共度时光”的关系,你需要放弃一点自主权和个人自由。有时候你需要花时间和对方在一起,那么你想做自己事情的时间就减少了。例如,当早上5点半闹钟响的时候,我就得起来准备开车送女儿上学,但是我宁愿关掉闹钟,翻个身多睡一会儿再起来——这个情况下我兼顾了自己与别人。但有许多情况下不能两全。

你与另一个人建立关系时,不可避免地,在某些时候,你要放弃自己的喜好,去满足对方的愿望或需求。 

有时你需要找到一个折中点。例如我的女儿想看三部电影,我想看一部,最终我们可能会看两部。做出妥协也意味着你要放弃一些个人自由。

西方文化注重个体的自由和自主性,所以“放弃自己的自由”听起来好像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当你习惯了一个人做想做的事情(Brogaard, 2017)。你可能会把自己的付出和谈判看作是牺牲或惩罚。如果你认为是对方让你失去了个人自由,你可能会或多或少地恨他们。

爱让你变得脆弱

为了与另一个人建立有意义的关系,你需要做你自己,这不见得时时都是好事。在工作、杂货店或地铁上,我们不见得会时时向大家展示真实的自己。但是在家里,你需要表露自己某些真实的方面。你需要让对方看见、听见你的弱点。但这意味着你会变得脆弱。

我们会伤害到一个脆弱的人,而不是一个时刻警惕的人。这就是脆弱的部分含义。因为脆弱会增加你受伤的机会,所以你会害怕自己变得脆弱。这是件冒险的事情。如果你不得不冒这个险,可能就会让自己陷入爱恨交织的地步。

对方有缺陷

但你并不是唯一一个必须展现真实自我的人。关系中的另一方也必须敞开心扉,做真实的自己。此时,你会看到对方那些让人不那么愉快的方面,那些别人做梦也想不到他/她会有的缺点。你不得不忍受对方所有的坏习惯和烦人的行为,而这些习惯和行为可能是你过去曾经觉得可爱的。当所爱之人的习惯和行为让你心烦意乱时,你会体验到一丝半点的恨意,幸好同时你对他/她的爱也与之并存。

矛盾心理

爱恨交织是一种矛盾心理。有时这种矛盾是短暂的,爱会胜过恨。但当两种情感或欲望势均力敌时,矛盾心理会持续更久。例如这些常见的场景: 

○ 生病的小狗死了,你很伤心,但很高兴它不用再受苦了。

○ 你妹妹又一次迟到了,你会感到惊讶,但这其实在你意料之中。

○ 刚开始和对方约会,你感觉到被吸引,同时又很抵抗。

○ 你爱上了两个人,但现在是时候选择和谁在一起了。

○ 你恨你的爱人,就像你爱他一样,你必须做出一些困难的抉择。

爱恨之间的那条细线

事实上,The Persuaders不仅唱到对一个人同时爱恨交织,也唱到由爱变恨

爱可以在几分钟内变成恨。这并非只出现在流行歌曲和好莱坞电影中。当我们观察大脑如何处理爱和恨时,这就很有意义了。Zeki和Romaya(2008)研究了人们观看他们爱或者恨的人的面部照片时的大脑成像。结果显示,在两种情况下有一些相同的大脑区域被激活了。其中一个区域就是脑岛(译者注:脑岛是大脑皮层的一部分,常被看作是内感受或者身体内部状态感觉的所在)。脑岛决定了情绪的强度,以及我们把这种情绪与我们所感知的事物或人联系起来的强烈程度。脑岛并不判定情绪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因此,恨和爱似乎都卷进了被称为“情绪唤醒效应”的神经处理过程(“情绪唤醒效应”是一个技术术语,所以唤醒可以是消极的)。似乎一种具有高唤醒效应的情绪可以很快从积极(爱)转变为消极(恨)。

爱恨一线牵,那条细线会把我们一次次打进地狱。我们几乎看不到它的到来。强烈的爱看起来似乎可以持续到永远,以至于当我们认识到爱会很快变成恨的时候,感觉几乎是超现实的。

作者:Berit Brogaard DMSci,Ph.D
翻译:唐诗
来源:Psychology Today《It’s a Thin Line Between Love and Hate》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公众号赞同或支持其观点。本公众号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排版:Survival


0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