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璇高云翔离婚:婚姻中最可怕的,是感情到尽头还死撑

作者:三点一弯钩

01

董璇和高云翔“云离婚”的新闻,几天前就挂在了头条上。

昨天媒体实锤,董璇和高云翔在今年5月办理了离婚手续,这场持续一年的“救夫行动”,总算画上了句号。

去年3月高云翔性侵案曝光后,董璇挺身救夫,一面想尽办法保释丈夫,一面独自一人养育女儿,开启“清仓式”挣钱模式,倒卖二手货记录突破999件。

那段时间,董璇掏空了自己,憔悴得让人心疼,她不断为保释丈夫支付巨额金钱,名誉也因为丈夫的丑闻受到损害。

这两天陆陆续续看了很多对董璇和高云翔婚姻的分析,我认为,高云翔性侵案发生后,董璇选择不惜一切代价救夫,是为“情”;事发一年后高云翔仍被扣在澳洲不得回国,董璇选择离婚是为“利”。

无论为情为利,都是个人的选择。如果没有经历这场风波,董璇或许会将婚姻继续撑下去——并非是因为这场婚姻有多完美,即使他劣迹斑斑充满不幸,个人幸福和貌合神离之间,董璇也会选择死撑。

离婚只是一个开始,婚姻的问题,如果不能在婚姻有效期内结束,就会延续到下一场感情里,对恋爱6个月就步入婚姻的董璇来说,这个问题无比现实。

从高云翔性侵被拘开始,董璇的工作就没有停过,但这场头脑发热义薄云天的“救夫行动”,并没有让董璇的生活真的好转起来,或许这一年她也想开了。

所以离婚消息实锤后,网友点赞最多的评论是:董璇真的仁至义尽了,离得好!

不怪网友这么“喜大普奔”,董璇和高云翔的感情,真的像极了现实中明明不爱,却死撑着不离婚的夫妻。


也许我们都有过相似的体会:

热恋时看到恋人眼睛都会发光,巴不得整天腻在一起;


相处几年下来,一整天面对面的次数不超过3次。

刚结婚时发誓要“疼你爱你一辈子”,不舍得恋人受一丁点委屈;


结婚多年后,恋人让自己受了一丁点委屈,都要在心里给他记上一笔。

最爱TA的时候,TA得个感冒,巴不得请来全天下最好的医生;


不爱TA的时候,TA生了一场重病,你在心里盘算住院费太贵了怎样才能省点钱。

你们的关系,比起相濡以沫的“共存”,更像是绞尽脑汁的“共谋”。

虽然同床共枕朝夕相伴,但缺乏一种深刻的、默契的、相呼应的情感连接。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那个我们曾经爱过的人,不再是我们索求爱的对象。面对面坐着玩手机,互相都在心里埋怨:TA都不知道放下手机主动跟我聊聊天。

其实心里话是:为什么你不能更关心我?为什么你不懂我?

感情里,存在一种“蜗婚现象”:虽然生活在一起,但感情上已经貌合神离,只能将伴侣当作室友来对待,理智面对婚姻中的尴尬和烦恼。

我们渴望被爱,但害怕主动去爱;我们渴望被伴侣接纳和包容,却害怕关系中潜在的排斥和拒绝。

一旦眼前的人不值得我们付出,就会关闭情感的闸门。宁可残缺的蜗婚,也不想让关系变得完整。

02

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中,上班族高野和漫画家小晴过着平淡的婚后生活,直到某一天,高野开始对着垃圾桶说话。

突如其来的自怨自艾、自我厌恶、沮丧绝望、身体疼痛、自杀倾向……多年压抑的负面情绪喷涌而出,击垮了高野,

“对不起啊,我得了抑郁症。”高野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对妻子小晴吐露真相。

为让丈夫好好休息,小晴用离婚要求他辞职。高野治疗精神疾病的日子里,小晴一直陪伴在他身边:

丈夫精神低落,小晴就陪他一起瘫在地板上一动不动;

丈夫无法工作,小晴就外出求职养家糊口;

丈夫想自杀,小晴就思考抑郁症的价值,想办法让丈夫拾回生活的信心

小晴的乐观和坚强渐渐影响了高野,他对病友说:


“我呀,一直以来都是为了担心我的妻子才想治好病,


但是现在,我想为自己治好病。”

尽管直到电影结束,高野的抑郁症都没有痊愈,但正如影片最后所说:


再黑的夜,都会迎来黎明,就算晴空突然转阴,也远比黑夜更加明亮。

婚姻中,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就像两股不同的力量融合在一起。

这种力量可以改变一段并不如意的感情,甚至改变一个人的情绪状态,使得“夫妻彼此影响,共同让生活变得刚好”的理想得以实现。

这种融合是怎么发生的呢?也许和很多人想的不同:夫妻之间的融合,和夫妻感情的深浅,并没有直接的联系。

爱是人类本能的生理反应,婚姻中的融合却是理智思考过后主动采取的行动,这种融合并不是由“爱”引发的,而是由一起协力做事的频率引发的。

心理学家Kelly认为,亲密关系是以两人能够互相影响、互相依赖为基础,Levinger和Snoek在此之上提出了互相依赖模型(Model of interdependence),认为亲密关系包含三个特点:

1.你老爱跟他频繁互动。

2.你经常和TA一起协力做某件事。

3.你们的互动和协力深切影响了彼此的价值观。

夫妻之间,互动越多、协力做事的机会越多、互相影响越多,感情就会越好。

这可能会让一些坚信“真爱天注定”的夫妻感到震惊:原来感情好不好,不是由爱情决定,而是由行动力决定的。


一段畸形的亲密关系会重现童年时亲密关系的创伤:我们渴望被爱,但比起尊重对方的想法,我们更重视“如我所愿”。一旦伴侣没有按我们的套路来,就会感到“太让我失望了”,拒绝互动、拒绝合作、拒绝被影响,感情因此越来越差;

一段健康的亲密关系则会随着时间增长,呈现出整合的状态:虽然我们不再像年轻时那样热情,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即使伴侣没有如我们所愿,也会与他频繁互动、协力合作、相濡以沫,感情因此越来越融洽。

那些“凑合过”的蜗婚式夫妻,往往不是不够爱,而是因为某些事关闭了与伴侣互动的闸门,拒绝打开。

03

生活中,造成“蜗婚”的原因有两大类:夫妻一方爱无能,或者夫妻一方触犯原则性问题,比如出轨。


路遥的作品《平凡的世界》中,有一对“蜗婚夫妻”:李向前和田润叶。

向前痴迷润叶,但润叶不爱向前,结婚后拒绝同床,即使向前为她奉献一切也不为所动,这让向前痛苦不已,喝醉酒后抱着树皮亲,嘴角亲出血也不停下。

润叶和初恋孙少安是青梅竹马,她追求少安却被无情拒绝,为了家族利益,也为了报复少安,她接受了向前。

润叶未曾体会过被爱的滋味并不知道应该以何种方式去爱人。

这是一种内化了的客体关系模式,早年的成长创伤和成年后的情感创伤,会导致个体对于深层的互动与深刻的感情,要么不感兴趣,要么无所适从。

润叶的爱无能,让向前在婚姻里备受煎熬,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认为离婚是更好的选择。

这让我想起了美剧《奥利芙斯特里奇》,幼年目睹母亲自杀导致成年后爱无能的奥利芙,与滥好人丈夫共同维持了几十年的婚姻,直到丈夫死后,她才收起尖酸刻薄的话语,向丈夫的灵魂表达迟了几十年的柔情。


一个“爱无能”的伴侣往往匹配着一个付出型人格的老好人。


而一个触犯了原则性问题的伴侣,总是选择和具有利他情怀的伴侣结婚。

我的来访者中,有一位正过着“蜗婚”的姑娘。她和老公是初恋,毕业不久就结婚了,起初两人爱得痴缠,拿小区邻居的话说,她一看到老公下班都会两眼放光。

生育后,姑娘辞职做起全职主妇,老公创业全年无休,二人几乎无交流,不久后老公出轨。

夫妻俩只有一套房,如果离婚,老公不可能分房,迫于无奈,姑娘只能抱着一颗凉了的心,继续与老公搭伙过日子。

生活中,像姑娘这样由于丈夫出轨,选择“凑合过”的婚姻并不罕见,但事实上,这是一种创伤后遗症。

她们对突如其来的打击感到精疲力竭,比起离婚或者继续维持亲密关系,更需要先让自己轻松一下。

这些具有利他精神的伴侣,并非选择了无条件的付出,而是需要1-3年的缓冲期,才能真正接受感情已经走向终点的事实。

这段时期,有些夫妻会重拾感情,恢复互相依赖的模式;

有些夫妻会选择离婚,在爱自己上多下一点功夫;

更多的夫妻会选择蜗婚,这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虽然封闭感情会导致亲密关系消亡,但至少能保护自己不会再次受到亲密关系的打击。

04

心理学家Brian Ogolsky现场采访了随机抽取的夫妻,发现积极参与到各自的社交网络中、喜欢将大部分相处时间花在社交活动上的夫妻,比其他情侣更容易走向婚姻,且能够保持健康良好的关系。

那么,那些能够“玩在一起”的夫妻是否能够携手终老呢?也并不尽然。

作为独立的个体,每个人类都饱受“存在性焦虑”的困扰,

这迫使我们不断寻求着与他人相连接的感觉,

最好能找到一个恒定的对象,通过伴侣的照顾来帮助自己站稳脚跟,

如同婴儿拥有父母一般,得到确切而充足的安全感。


我们对“真爱”和“婚姻”的需求,根源上来自于存在性焦虑的困扰。

与他人发生链接,能够解决这种困扰,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困扰:


我们将一头热的激情链接误当作灵魂的共鸣,却无力维持激情消散后肤浅的亲密关系;


我们将貌合神离的婚姻当作维持稳定的手段,却又难以按耐内心蠢蠢欲动的、渴望与他人发生深刻链接的冲动。


如果我们难以在婚姻中体会到深刻的情感链接,我们会选择其他手段来弥补,

比如广交友、忙于工作、养宠物、做公益、关心时事等,对一段快要告终的婚姻来说,这不失为“曲线救国”的方法。

但有一种比这更好的方法,可以让夫妻双方都体会到深刻的情感链接,那就是一起协力做事。

例如:积极参与到各自的社交网络,每年抽出时间一起旅行,在工作上互相提供良好的帮助,一起关心宠物和需要帮助的人。

这有个好处是,可以让我们发现伴侣与自己不同的地方,并在事情逐步完成的推动下,逐渐接受、欣赏这种不同。

最后,给大家一个择偶和维持感情的建议,只有两个字:靠谱。

婚姻面前,一个做人和做事都很靠谱的伴侣,具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力量。

一个外形迷人但生活低能的猪队友,或许能让我们即使怒气中烧,也能看在对方那么漂亮的份上选择忍让,但这并不能减少你的存在性焦虑。

透过甜言蜜语和高颜值的表象,去探索一个人内在的生命力,才是婚姻生生不息的秘籍。

排版:Survival


0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