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无数个男人后,我离婚了”

作者:疗心君

来源:深夜疗心(ID:shangzhou2018)

夜明珠们,晚上好,

我是疗心君。

闪婚闪离,是时下年轻人的婚恋观。

因为心动,两个人刚认识就敢登记。

因为失望,两个人刚登记就敢离婚。

婚姻,失去神圣感,更别提敬畏心。

但你想过吗?

为何好像满天下都找不到你的理想伴侣。

可能,问题出在你身上。

《美食、祈祷和恋爱》里讲过一个失婚者的故事。

在电影一开始,伊丽莎白狠了心要离婚。

丈夫很纳闷: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你到底有什么不满的?”

伊丽莎白说:“其实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是婚姻。我们只知道刷卡购买更多的家用品,装得跟别的夫妻一样,周末漫步于大型超市过道。你总是等,等我回家,等着生小孩。”


面对没有感情的婚姻,前夫认为“大家都是这样的”,但伊丽莎白不愿意。

她不愿意守着空壳婚姻,决意终结这一切,走向新生。

是伊丽莎白矫情么?

怕也不是。


单身不到一个月的伊丽莎白,跟自己的书迷——一个小鲜肉睡了。


“治疗失恋的痛,最好的方法,是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三十多年来,伊丽莎白一直如此。为了忘却一段感情,她往往都会迅速跟另一个人上床。

和小鲜肉一起,伊丽莎白暂时忘了伤痛。

“恋爱,果然是一件最好的事情。”

但,一切都在那个夜晚,戛然而止。

闺蜜邀请他们聚餐,四人餐桌,有说有笑。

离开闺蜜家时,闺蜜丈夫无意说了句:

“你知道吗?你过去看着像你前夫,现在你看着有些像小鲜肉。”

伊丽莎白愣住,在别人眼里,她是前夫,是小鲜肉,唯独不是自己。

用爱情来作为逃避手段,最终我们只能成为别人。

《春娇与志明》中,春娇也说:“当张志明离开了我之后,我就变成了另一个张志明。”

春娇为了爱而生,伊丽莎白也是。


“我是谁?”

三十多年来,伊丽莎白第一次问自己。


她一直活在爱情里。

“从十五岁开始,我要么是和一个男生在一起,要么是和一个男生分手,我连两个星期的短暂休息都没给过自己。”

这就是她对自己身份最重要的自我定义。

但这不是她想要的答案。



“我想一个人去旅行。”

旅行是次要的。

她要的是“一个人”。

她几近崩溃,只想逃离。或者说,只想重新寻找。

闺蜜看着她,非常不理解:“你怕是疯了吧?你在这里有名有利,还有爱情,你怎么这么不知足?”

伊丽莎白说:不,我需要和自己对话。

恋爱,是一种互动。

但除了和他人互动,多少人忘了和自己互动?


她独自旅行的第一站,是意大利。

她放下标签,随心所欲。

她不再在意卡路里,想吃就吃。

刚认识的朋友,十分惊讶:“我以为美女都过得特别节制呢!”

她说:“我不是想长胖,只是不想亏待自己。”



面对妇人无理的谩骂,她放下外在的束缚,恶狠狠对骂。

就连艳遇,她也礼貌回绝。

打破过去,是重建自我的第一步。

离开意大利,伊丽莎白到了印度。

她开始清修,整理混乱的内心,与自己对话。

在清修时,伊丽莎白直视恐惧和内疚。

她闭上双眼,看到了当年身穿白色礼服的自己,和身穿礼服的前夫。

前夫哽咽地说:“我还爱着你。”

伊丽莎白轻轻抱着他,温柔地说:“世上无永恒,爱不会一直存在的,想我时就把爱送给我,然后释放掉,我也爱过你。”



她郑重地和前夫,和过去的婚姻,说了一声:“再见!”

伊丽莎白一直不肯承认,对前夫,她充满内疚。

八年婚姻里,她恣意妄为,但前夫一直无底线配合。

她的执意离婚,又打碎了前夫安稳的梦,连对方想要“给彼此一个机会”的希望也一并扼杀掉。

婚姻的失败,有前夫的原因,也有她一半的原因。

但婚姻破裂时,她第一时间选择逃离。那个匆匆而别的旧人,也许不会再见,但心底的伤痛,也一直不曾坦然面对。

婚姻,不只是我们与他人的关系。更重要的,是我们与自己的关系。

因为不知道自我是什么,也没有认可过自己的价值。

所以她必须重建自我。

这是伊丽莎白必修的第二步:接纳过去,疗愈自己,获得新生。



旅途的最后一站,上帝出了一个难题给伊丽莎白。

被爱所伤的人,该如何进入一段新的关系?


在旅途中,她遇见了一个男人。他也是失婚者。

这个人与她彼此吸引,彼此了解。

两个失婚者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对方。

伊丽莎白很害怕,经历了这么多苦难,终于不再为爱所困,却在这时遇上真爱,这是福,还是劫?

这也是,大部分人会遇到的情况。

当我们撕碎了心,离开错的人,用尽力气,爬出情伤的泥沼,会犹豫于要不要张开怀抱,接纳新的人。

决绝地拒绝,需要勇气。

果断地接纳,又何尝不艰难?

男人邀请伊丽莎白一起生活,伊丽莎白犹豫了。

她去见了在过去帮助过她的智者。

“智者,你说人该如何在自我和爱情中,找到平衡?”

智者说:“有时候,因为爱而失去平衡,也是生活平衡的表现。”

心理学上有一个与坚持自我,密切相关的概念,叫作自我分化。

Murray Bowen提出:

自我分化是拥有清晰自我感的象征,以及能在外界压力下坚持自我想法,分辨和管理个人的情绪和理智,并将自我独立于他人之外的能力。

也就是说,当一个人能够知道自我的价值,划清自己与他人的底线,那么在爱情偶尔失去平衡,也在可控范围内。

恍然大悟的伊丽莎白,不再患得患失。

片尾,她来到约定的海滩。

由衷地笑着,跟真爱,也跟自己说:“我们去吧。”



很多人在婚姻出现问题时,会像伊丽莎白前夫那样得过且过,像伊丽莎白那样把错都推给对方。

离婚后,用新欢,抚平旧爱给的痛。

但这并没有解决根源上的问题。

因为如果不去思考问题所在,最后也会重蹈覆辙。

那么,我们该如何解决呢?

去寻找,去重建,去接纳。

这并不容易。

因为在寻找的过程中,需要一再否定自己曾经的信仰。

你曾坚信的,会被自己推翻。

你曾自以为受害,会发现自己才是问题源头。

这当然令人不舒服。

但是,这也是认清自我的必经之路。

认清以后,要慢慢地学习一件事:爱人,本质就是爱己。

不爱自己,无法爱人。

因为,与他人相处的方式,归根结底,都是在复制与自己相处的模式。

你若对自己攻击、挑剔、仇恨、不包容,也会对他人攻击、挑剔、仇恨、不包容。

你若对自己温柔、接纳,也会对他人如此。

而那时,你与一个人相恋,对彼此才是一种真正的赐福。


作者简介:本文来源于深夜疗心(ID:shangzhou2018),一个专业又走心的心理平台。每晚十点,用文字为你疗伤,用声音和你相伴,让我们一起成长。
责任编辑:Spencer Kennjane

原作者名:
疗心君

转载来源:
深夜疗心(ID:shangzhou2018​)

转载原标题:
“睡了无数个男人后,我离婚了”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0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