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不联系我就心慌 | 缺爱综合症的人恋爱会有多辛苦

文:蘑菇姑姑
来源:Miss蘑菇姑姑(ID:housewife-online)
原文标题:“微信刷了800遍,他一不联系我,就心慌”|缺爱综合症的人恋爱会有多辛苦!


爱情为什么让她心乱如麻?

一个姑娘,25岁,最近相亲了,两个人互相都觉得感觉不错,正在进一步交往。

我问她感觉怎么样,她说最大的感受是“累”。我很诧异,不是幸福吗?

 

她说,发现恋爱中自己总是陷在高低起伏的情绪里面。

 

比如只要跟男友不见面,她就开始了情绪的波动。没有收到男友的信息就胡思乱想,不停寻找着爱的证明,一有和想象不符合的,她就会马上想到,他是不是不爱我了?

 

患得患失的她有一种执着地想要占据男友一切生活的想法。

有一次,男友出差因为在乡下信号不好,有三天没有消息,她三天都没有下床,胡思乱想,完全干不了别的。她一会想他是不是故意不联系的,他不爱我了,一会想他是不是渣男,此刻找别的女人去了,又一会想他是不是一直都在骗我,不想跟我在一起了,所以突然消失了……

 

恋爱以来,男友跟她说的最多的话就是,你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吧。

但是她完全控制不住。有一次,她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原因是:他开完会,收到了她的一堆留言,匆忙中漏看了一条她说自己感冒的信息。第二天一大早,男友执意想带她去爬山。她就想,你明明知道我感冒了,还带我又湿又冷的地方,爬山完全是你想做的事,根本就没考虑到我。事实上,男友根本不知道她感冒了。当时男友想带她去看日出,是因为他想跟最爱的人分享一下他觉得最美的画面,反而正是因为爱她。

 

诸如此类的误会,有些解释了,有些没得到解释,但无一例外让她心情激荡太多。

我问姑娘,你到底不安什么?

怕不被爱吧。

 

如果是另一个姑娘,已经确认自己被爱的情况下,面对出差三天不联系的男友,会第一个想到,他是不是安全,有没有意外?而一个内在不安的人,首先会想,他从我的世界里不见了,是不是“我不重要了”? 

 

这是巨大的爱的差别。前者眼里是有客观世界的,后者是生活在非现实的世界里——到底是在真相里和对方恋爱,还是在用心底的创伤跟对方谈恋爱?决定了一段爱情的质量。

这位姑娘其实生活在一个和男友平行的世界里,她自己的世界里有一个受伤不被看到的小女孩,因为急切需要安全感,所以在爱情里敏感求证。

 

虽然另一个现实世界里,男友虽然一再地保证过,“我爱你这个人,你不做什么也爱你。”但这个内心的小女孩,可能真的无法接收到这个信息,她需要很多符合她期待的证明,才能相信自己真的很重要。

 

什么是缺爱综合症?

 

假如A做了某件事,A的恋人是缺爱症患者,那么这名缺爱症患者就只会从自己的自尊心出发去思考A所做的事对自己来说意味着什么,而体会不到A做事情,完全基于自己独特的个性和处境。

 

换句话说,如果无法站在A的角度去思考,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自己怕被抛弃的不安和受伤上,所以对别人“不喜欢”蛛丝马迹尤其反应剧烈,对别人的“喜欢”却很容易找到证据否定,那到底“我是不是你最重要的人”呢,这个问题成了核心的纠结。

 

患得患失,就是缺爱综合症在恋爱中心累的原因。

 

在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中发生过这样孤独的一幕:

松子一直是匮乏爱的女人,每次她爱上一个人就会用尽全力。有一次,她爱上的是一个黑社会混混,当混混被抓进了监狱,她用了好几年的时间全心全意地等待他出狱。

电影用了一组平行蒙太奇来展示两个人的内心独白。

松子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对自己说“为了阿龙,我要做的只有一件事,等着他。”


男友阿龙则在监狱里靠着墙壁忏悔,“我不能再毁了松子的生活,”对自己说“我能为松子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再也不要和松子见面了。”

两个人在世界的两头,互相爱着对方,却做着完全相反的决定。

这荒诞的一幕,就好像爱情的某种隐喻,你们其实在用两种思维诠释着同一份爱情,如果没有真正的沟通,任何一方出于爱做的事就可能被有伤痕的心灵诠释成“伤害”本身。

 

电影的女主人公松子,自小没得到父亲的关注和爱,求而不得,让她很匮乏爱。长大后,她在爱里,就像一个从未吃饱的人,心里的世界只有两端,“肚子饱了”“肚子饿了”。男人来了,就给她了完整,男人走了,她的世界就坍塌了。男人不是实体“人”,所有的男人都是解决“饥饿”的“工具”,松子只能关注自身的饥饿感,因为那就是她最强烈的感受。

 

换句话说,松子的感受是阿龙离她而去,不管是什么原因都一样,对松子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我又被抛弃了!

 

整部电影用松子的孤独来证明这一点,缺爱的人越想要爱,越孤独,因为她被匮乏的爱的渴求,锁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无法与人真正交流,更无法建立爱的关系。

 

 

爱的生产力

 

在《性格中的蜜与毒》这本书中,我读到对于缺爱的人来说,在爱里感到的过分不安,可以被解读为一种类似神经症似的情感模式。

 

“如果真的想要爱一个人,就不会有不安或恐惧。如果感到不安或恐惧,就说明比起想要爱那个人,你可能更想要修复自己受伤的心。”

 

书中说,对于缺爱的人来说,ta会更加珍视爱情,会在爱里无限付出、认真忠诚,然而这种付出,却因为带着自证式的执着,会形成对自己的某种折磨和封锁,这就是他们在关系里的“蜜”和“毒”——如蜜一样甜蜜上瘾,但是如饮鸠止渴一样,充满痛苦。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松子和文章开头的女孩都是这样。

 

这是一种“自我功能”的不完整。书中还说到很多类似这种“神经症似的情感模式”,它们反映在亲密关系里,更反映在一切人际关系里,反映在工作选择里,在生活的方方面面,形成自我创造的障碍。换句话来说,也就是说,你的内在自我核心是不完整的,将带来在生活中很多事情无法在现实的基础上达成。

 

印象深刻的是书中说到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人当众演讲就很紧张,因为平时能讲好的都讲不好,原因是在人前,感觉到别人可能对自己有评价的时候,自我功能无法完整发挥作用。

 

在演讲这件事上,你无法有创造力,因为你的心没有在“生产”演讲这件事上,而是在在意别人对你的评价和看法,导致你的自我在分裂中,所以无法正常“生产”。

 

缺爱者的爱情是一样的,你的心都在评估你对自己重要不重要,我得到了爱还是没有得到爱,当然没有办法去看到爱一个人要做什么,没办法正常去理解别人。

 

结果就像越努力睡越睡不着,你越想要别人评价好,越表现不好,这里有个悖论,你只有不集中注意力在自己是不是够好这件事上,你才能表现好,才能享受这件事,做到自我实现。

 

心理学家认为,小时候,如果一个人在父母身边完全安心地表达自己,心理会在这份关心中成熟起来,长大后就不会那么害怕“被人拒绝”。

 

更不害怕拒绝的人,他们不会太执着于讨人喜欢。特别是在遇到冲突的时候,不会首先想到我是不是被拒绝了,是不是被不喜欢了,他们会更多地追问,“对方跟我有什么不一样的想法?”他们更有精力去看到自己以外的世界,不把爱的对象看作是一个满足或不满足我的对象,而看作和我平等不一样的个体,去试图了解探索,不带情绪伤痕地去看待对方。

 

所以,可见,如果你在一段感情中,无论如何都无法感到安心的话,这其中可能就有自己过于缺爱导致注意力收窄、造成的沟通问题。如果这时候越不安越想满足对方,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很可能是越感不到自我了。

 

女性在爱里的这种自证倾向更强一些,受到的挫折感更大一些,有很多女人实际上是靠“被爱”与否的证明来确认自我价值的。

 

这时候更要“看见”自己心底过剩的自我证明的欲望,学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回归现实。

从迷恋被满足到创造爱情

 

在看《妻子的浪漫旅行》这个综艺节目的时候,认识了程莉莎这个女人。一次,妻子们之间在聊天,被问到第一次跟老公接吻的场景是谁主动的,程莉莎一拍胸脯说,“我啊!我把他扑倒了。”

 

大家都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她说,“对呀,我管他喜不喜欢我,我喜欢他就行了,所以我就扑倒了他。”

 

你注意到她骄傲的表情了么?她说,第一次接吻的时候,郭晓东还不是她男友,而且郭晓东还在有点犹豫,正在自卑自己这个农村小子是不是要追程莉莎这个城里的姑娘。但是程莉莎直接主动了,这给了对方莫大的勇气去接受她。

 

这是爱情的“生产力”,一往无前,注意力不在自己的“不安”上,也不在考虑自己的“面子”“自尊心”“不怕被拒绝”,而在“全心去爱”这件事上

 

所以我也在想,可能程莉莎是得到过很多爱,所以才不会聚焦于是否被拒绝,而聚焦于“敢拥有”。

 

这是另一类女人,她确定自己是被爱的价值感高。所以对爱情的挫折不敏感,相反“对自己能要到的东西”敏感,在遇到不确定的时候能够不轻易怀疑自己,继续往外面的世界探索,“我想要爱情是什么样的,我可以做什么去得到他。”

 

又一次,程莉莎被问到,如果郭晓东手机深夜来了异性短信,你会怎么办?

她想了想说,我选择不看,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看了,也会爱他,而且还带来我的痛苦,所以我看不看都不重要,不管他和谁联系,我只能选择自己的方式去爱他。其结果都一样。

 

这也可见她强悍的一面——对于她来说,他爱不爱我,从来不能决定我是否爱他。就算我不是他的唯一,我也只能选择爱他。所以他和别人的关系跟我无关!

 

我们今天的人,多数都有一点“缺爱综合症”,就是因为我们都是试探着量入为出的多,其实都是关注着自己被爱与否,不再有信心、有能力推进关系和创造爱了。

 

程莉莎则是另一种爱情方式。她一直把控住是自己的爱情信念。与其说“我们是匹配的,必定会走到一起,”这句话是一个你从别人那里要来的确定性答案,不如说是一个魔幻的咒语。你把它植入到你的脑子,又把这种信息植入到对方的脑子,这里面包含强大的心理能量,直到你们两个会不由自主地认同,这时候一段爱情就成功了。

 

而一开始再坚定的爱情,被你的到处找证明的假设怀疑久了,也会被不安侵蚀,渐渐失去了阳光结实的一面,因为“我不值得被爱”也是一句具有相等能量值的魔幻咒语啊!

 

综观我以上我说到的两种爱情方式,比对下,不知道你是否明白爱情里的生产力?每个人是各个不同的,有人在纠结“得到”,有人在“创造”——几乎每个人都想要最美好的爱情,但往往一个能够真正去给、去爱的人才会得到呢……

 迷恋一个人和学会创造一段爱的关系,实在完全是两回事。

 

作者简介:蘑菇姑姑,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深媒体人,在婚恋文化、女性成长、亲子等方面著有多篇文章发表在媒体专栏上。公众号“Miss蘑菇姑姑”(ID:housewife-online)

责任编辑:Spencer 沐风


0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