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盛三婚:几任以后才可能幸福?

文:罗文娟
来源: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点开这篇文字,先做个调查:


有多少人失恋时会听林忆莲的《伤痕》?


失落时会听她的《夜太黑》?


守在家里,会点开《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

这些音乐到现在还是经典,而转眼十几年,让她爱,让她怕黑,让她受伤的男人李宗盛就三婚了。

朋友圈评论呈互怼态势:

槽方:人生没有白走的路,每一步都算数

怼方:如果你是被走过的那一步呢?


槽方:每个人都有缺点啊

怼方:有缺点是几任的理由么?


槽方:最后一位才是真命天女

怼方:活到120岁试试!


在爱中,都是深情的,爱没了,都是无奈的,“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年已惘然”,从一婚到二婚,再到三婚,这些婚姻,究竟怎么了?

-01-

是玫瑰出了事,还是保养问题?

宗盛大哥从一婚到二婚,很多人认为是白玫瑰与红玫瑰之争:

张爱玲在《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有句话:


“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的一粒饭粘子,红的却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这是一句让人细思极恐的话:不论得到了哪一个,时间久了,在心里面更美好的永远是舍弃掉的另一个,因为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而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一切都指向“久了,就没有新鲜感了”!

如果这样,还用得着许愿“一生一世在一起”么。这样还用得着结婚么?走婚算了!

当然,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一系列被丢下的古今中外的原配都好像在说:民国期间徐志摩的原配张幼仪、查尔斯王子的初婚戴安娜王妃,金庸的前妻朱玫。

但这根本说明不了问题,打脸的例子是刚成了12亿票房的女导演:奶茶爱着陈升,陈升就是明确喜欢奶茶,但是就是没和原配分开,而是面对了这段情感。

所以,红玫瑰和白玫瑰和白玫瑰的说法,仅仅说明了情感对象游移的可能性。


纵看许多玫瑰之争的婚姻,其实连基本的婚姻维持的基础都没到位。

我记得知乎上有句名言:以大多数人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天赋!


这句话一样的,用在婚姻上。

以大多数人建设婚姻的努力程度之低,根本轮不到拼是哪种玫瑰!

-02-

你婚姻的努力程度

我在接许多婚姻治疗时,会不由得感叹:


中国的婚姻缺的哪里是爱啊,根本上就靠一点爱来消耗和支撑,完全没有没有婚姻保养意识。

我记得小时候第一次穿皮鞋,妈妈说,鞋要经常擦,然后下雨天不要穿皮鞋。

国人对婚姻的残酷程度,超过了欧洲人对奶牛的残酷,超过了穿皮鞋淌深水的程度。

婚姻陷井:很多人结婚的时候,会觉得一辈子和这个人在一起,一起努力就可以了。


然后,慢慢地,这个努力,就盖过了婚姻。


婚姻真正成了一个回来有饭吃,出门有衣穿的地方,两个人的情感成了疗伤之地,却不知道,婚姻本身也是需要努力和维护的——


我以为我的努力给了你一个家,最后是这些努力破坏了家。


张峰和李清结婚二十年,年少夫妻本想着老来相伴,随着张峰的资产从百万到千万到上亿。


她和张峰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直到好朋友微信发来了张峰拥着小妹喝酒的图片,她在72小时没闭眼后,红着眼进了我的咨询室。


李清是这样哭的:他说好了一辈子对我好,原来白手起家时,我不嫌他穷,也不嫌他苦,他现在却……


问起来,李清说,孩子出生之前,两个人还会去散步,生意做大了,又有了孩子,结果都觉得自己很忙,


都是为了这个家嘛”,就各自奋斗去了。

缺到什么程度——做爱到快射精时,都会先停下来去接生意伙伴的电话。


而女人也允许,甚至是鼓励对方这样去做!


李清很后悔说,当时不知道为什么,都觉得为了这个家努力特别重要,后来就习惯了一切以事业为重。


在这个强调成功的当前社会,这是一个特别容易被偷换的概念,


表面上,你为了婚姻努力,为了婚姻的物质努力,同时,在拼命消耗婚姻的真正基石——情感联系。

所以,大多数的一婚消耗到最后,都会换来一句特别搞笑的话“我发现我对TA没有真感情”,其实未必没有,是被努力和隐忍给偷换走了情感。

-03-

你婚姻的努力方法

宗盛大哥的二婚和三婚,从林忆莲到千蕙,从惊艳华语乐坛的才女到温柔平和的“幼白甜”,真的是“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很多人会说,我们的不同太多,许多博文也认为:林忆莲是拥有自己主见的女子,而宗盛大哥是个直男。他们分开,那是迟早的事。


很多人分手时会说,三观太不一致了,没办法沟通。


在EFT情绪取向伴侣关系治疗理论中,认为“世界上三观一模一样的,几乎没有,重要的是情感的沟通过程”。


研究发现,大多数人在婚姻里出现双方的分歧时,绝大多数都会出现“追——逃模式”的错误方法来应对这些不同,而“追——逃模式”恰恰是婚姻的蛀虫。


怎么“追”?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哎,你是怎么想的,你怎么了?

各种焦虑、纠结,“你说清楚”!

各种不问清楚马上会死,呕气、恐吓、纠缠百般齐上

怎么“逃”?


就是想太多,你别问了!

哎,我怎么知道?

各种沉默和没反应,“让我静静”!

各种尿遁、加班遁、有事、开会和没空

往往越爱,就越更深刻的纠缠,这些纠缠,都在用各自的方法希望对方做一个应答:


你爱不爱我?


我爱你!


但往往,事与愿违。


追的人面对逃的人时,收到的都是:


你不爱我,你不耐烦我,你不重视我,你看轻我,心中万分伤痛的同时,一直往前冲,换来更远更快的逃避。

而逃的人面对追的人时,收到的都是:


你不满意我,不管我怎么做,你都对我不满意,我怎么做都没用,在你面前,我好无力——在心中万分伤痛的同时,一直后退,结果换来更急迫的追杀。


外企白领小芬与创业精英张白的婚姻治疗里,张白正塞在人生低谷里。


张白又黄了一个单,回家躺在床上没动静。小芬刚提了部门经理,猜到张白最近不顺,于是回家做了烛光晚餐,但张白吃了几口牛排就觉得嚼不动了。


“没关系,我们努力就可以了”小芬试着安慰。


张白想了想,看着小芬的目光,觉得心里的低沉都不忍心说出来。


小芬说了半天,张白终于说了:知道了!


在这里,他们就已经开始有了分歧:小芬觉得,我的努力关心,他都不要,我究竟要怎么做,他才满意呢?


而张白觉得:好沉重啊,不忍心看她失望,但我现在真的没心情听她说这些奋起的话。

小芬就着急了:你今天丢了个单子,你为什么不说说看,我对你这么好,我在这方面的人脉和资源,你就是不相信我。


张白继续后退: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会自己解决的,你别管我。


小芬可能在当时就算了,但小芬一定进入了紧急模式:她爱的张白不知道怎么了。


而小芬一定会在生活中更留意张白,然后更经常追问和“帮助”张白,而张白则一步步往后退。


在这里,“追——逃”模式已经发作,众旁观者看来是不是特别容易看出问题所在,但这样的沟通情况,每对伴侣都在发生。


本质是:小芬在用烛光晚餐,在用安慰的方法试着说“我爱你,我在乎你的状态,我想支持你”。


张白的回应方式,让小芬没感觉到张白也回应了“我爱你”,而是没有回应,回避开了。


而张白克制自己的低落情绪,其实就是在用他的方法来爱小芬。


可是,他不说,小芬永远也不知道,张白一脸便秘的后面,是对她的真心和保护,不希望小芬会被自己的坏情绪影响。

这就是婚姻中的“追”“逃”带给婚姻的真正伤害,林忆莲和宗盛大哥婚后林忆莲越来越红,而李宗盛则碰上了人生的低谷。


他们的往事已去,不足为外人道,但我猜这样的过程,不知道发生了多少次,才让他们的炽热的“清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的婚姻慢慢地分崩离析。


而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多少这样本质是爱与护的沟通,却成了没有被对方听懂的错过或者成为爱的绊脚石呢?


这就是错位表达!

-04-

婚姻是人生最大的历炼

宗盛大哥三婚了,许多男人三婚都会娶一位幼白甜之类的小妻子,真的会更甜蜜么?


科学研究证明,越多次的婚姻,亲密度不如之前的婚姻。


不管是金庸最后娶了小20多岁的林乐怡,还是王石找的女友田朴珺,或者是杨振宁和翁帆,


当我们老到自己有一个世界以后,欢迎你成为我的世界的客人!


这样的婚姻,或许已经不是普通人要面对的婚姻了。


我记得一个特别鸡汤的说法:好的婚姻,让你变得越来越好。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拥有好的婚姻,可事实上,没有好的婚姻,而是每个婚姻都会出问题。


或者说,出问题,是婚姻的本质。就像人生一定会遇见麻烦一样。


换个说法叫:婚姻的问题,其实是个人和关系成长的阶梯,面对了,过关了,你的人生就提升了。

在这个分手比翻书还快,离婚率超过37%的时代,真的要几任以后才能幸福么?


从一婚的隐忍到二婚的错位表达,再到三婚的迁就,一切都是为了情感,但是,越是深爱,就越容易惊恐和着急,就越容易抓紧、追杀和避让、后退。


不管是李宗盛的一婚,还是二婚,都没有面对矛盾的真正本质,在婚姻中,你终身都在修炼的是——你怎么面对自己的需求和他的需求,当这两种需求发生冲突时,你怎么样和他一起去面对彼此的自己心情?

作者简介:罗文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EFT伴侣关系治疗取向咨询师,新人本系统长程受训,为个人成长与婚姻、情绪困境提供深度支持。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责任编辑:Spencer 杨小肥

原作者名:
罗文娟

转载来源:
三点一弯钩(ID:sandianyiwangou)

转载原标题:
李宗盛三婚:几任以后才可能幸福?

授权说明:
口头授权转载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