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客”(DINK),你要知道的几件事

◎高浩容│ 公众号:故事心理(studiomowen)

来往的车辆,闪烁的灯光,一次次照亮打在顾林挡风玻璃上的雨水。

雨水因为灯光,显现五颜六色的霓虹,色彩斑斓而纷乱,就像顾林的心情。

手机上,十几通来自母亲的未接来电,让她烦心不已。

鼓足勇气,顾林把手机放回兜里,下车走进餐厅。

餐厅二楼,酒过三巡的老友们原本气氛热烈,见到顾林出现,突兀的寂静下来。

「你们继续聊,别管我。」

和顾林关系最好的筱耘,把顾林拉到一旁。

「今天过得怎么样?」

「老板今天没拿我开涮,不好不坏。」

「妳……心情还好吧?」

顾林知道筱耘说的是那件事,前夫冯宣近期再婚的事。

「听说是奉子成婚。」筱耘补充道。

「挺好啊!增产报国。」顾林笑嘻嘻的说,然后示意要去洗手间,绕过筱耘。

大家见顾林去上厕所,大家又议论起来。

冯宣跟顾林郎才女貌,大学就是出名的班对。毕业后,他们不出意外的结了婚。唯独两人有一个和其他同学不同的协议,就是要当丁客,不生孩子。

这原本是两人的共识,没想到过了几年,冯宣想要孩子,和坚持不生的顾林僵持不下,最后只能离婚收场。

没想到离婚不到一年,冯宣再婚。

顾林坐在餐厅一楼的位子,服务员走了过来,问她要什么。

顾林摇摇头,说:「我什么都不想要,只想一个人静静。」

§丁客:选择,或是没有选择?


结婚,却不想生孩子的夫妻,这个现象产生了一个现代人很难回避的族群,就是「丁客」(DINK)。

丁客的文化基本来自欧美, “DINK”是 “Double Income No Kids”的缩写,指没有孩子的双薪家庭。

丁客的形成,国内外研究,结论出来的原因,主要是社会变革,对人们的婚姻家庭观产生质变。

战后婴儿潮后,由于人口爆增,影响资源分配,进而一些计划生育的政策。这些政策启动后,确实限制了生育率,但也使得人们对家庭结构的观念产生改变。

改变在于,一个家庭用更多的资源投入在少数孩子身上,创造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与他人之间的竞争越发激烈。

这大大的提升了养育孩子的成本,那么就更难让人愿意多生孩子,因为多生可能反倒使得一个家庭的所得难以分配。

除此之外,生存的成本越来越高,就像物价飞涨的速度远远超过薪水的涨幅。

更甭论吓人的房价,结婚的前提可能是半辈子的人生卖给银行,连自己的日子都没把握过好,遑论家里再添一个人。

毋宁说,养育孩子的「成就感」,和「经济成本」的考虑,经常是现代夫妻难以平衡的两股势力。


此外,随着社会发展,个人的自我意识越来越强。

如David Brooks在《动物性社会》一书中所言,现代的孩子有越来越长的时间去探索自我,可能到了三十岁还在啃老,没有一个长期稳定的工作,而是把更多的精力花在探索人生。

连带的,人生的轨迹都在往后推迟。

延迟进入社会的时间,延迟婚姻的时间,连带的养儿育女也不再是人生必要的过程。或者即使需要,却发现已经错过黄金时期,在生理上很难实现生育的目标。

另一方面,对自我的认知与接纳,也使我们更能清晰的去省思那些外在的道德观。

好比有的人就是不喜欢孩子,过去可能为外在道德而生孩子,现在则更能接纳自己的特质,不以讨厌孩子为自身的缺陷。

最后,养儿防老的观念某个角度也不合时宜。

随着社会发展,越来越注重人际界线,过去父母可以伸手掌控孩子的一生,现在孩子则希望跟父母保持适当的距离。

因此孩子的存在,也不是父母拿来赡养天年的工具。同时有更多可替代的资源,好比保险和社会福利,也降低了养儿防老对生育的诱因。

总的来说,丁客的出现可归为以下几点:

1. 自我意识抬头的结果。

2. 现代人生存压力下的焦虑感。

3. 受到生理条件的限制。

4. 家庭婚姻观的改变。


§什么样的人适合丁客

无论如何,丁客都是现代家庭要面对的议题。

毕竟从2010年始算,有两年中国的生育率为世界之末。

丁客的背后,影响着整体社会的未来发展。尤其少子化与老龄化,如果人口继续走向负成长,对社会的影响甚大。

因此了解丁客形成的原因背后,或许我们也可以问问自己,我适合丁客吗?

首先,我们要分清自己的状态属于哪一种丁客族。

丁客可以分为:「现代丁客」「空巢丁客」

◎现代丁客指的是,男女双方都有工作,主要因为个人选择而实行的丁客家庭。

◎空巢丁客指的是,男女双方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所以没有孩子。

比如男女双方组成家庭,但双方长期在不同地方工作,难以亲密接触。或者双方皆为中老年丧偶后再次组成家庭,这时已经没有生育能力。

还有一种空巢丁客的定义,指的是父母有孩子,但因为孩子都已在外成家,跟父母之间几乎没有实质的联系,所形成的一种「假性」丁客。

一般我们谈的丁客,大多属于现代丁客。因此如果男女双方其实有生孩子的意愿,只是暂时客观条件不具备,那么或许坚持丁客就没那么必要,而是需要订定更为实际的生儿育女计划。

此外,按台大社会学教授薛承泰的研究显示,现代丁客的主导权不在男方手上,而在女方。


并且也不是学历越高,丁客的机率就越大。

因为华人社会基本还是崇尚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观,因此当男方具有高收入(往往也有高学历背景),那么女方不用在外工作的机率就会大增。

相反地,女性的工作、学历和想法,才是决定丁客的主要关键。

进而,我们就能用这几点去反应上一节中提到的问题,作为我们反思是否要丁客的参考:

1. 自我意识抬头?

反思:探索自我的方式是孤立自我,还是在各种关系中,认清自我?

2. 现代人生存压力下的焦虑感?

反思:在充分的条件下,是否愿意生孩子?

若有意愿,是否和另一半之间能通过有效的协同合作,降低焦虑?

因为如果问题不在意愿,而在方法,那么也许只是暂时缺乏有效的方法。

3. 受到生理条件的限制?

反思:社会的开放也带来新的家庭关系。即使自己不生,还是有领养的方式。

或者多元继亲家庭(不同血缘关系的父、母、孩子组成的家庭)等新型态的出现。

是否连这些型态也不考虑?

4. 纯粹不喜欢孩子?

反思:不喜欢孩子是否反应了哪些心理负担?

无论生不生孩子,如果有心理负担,那么或许可以通过咨询等方式,帮助自己处理困境,好让自己能生活得更幸福。

5. 家庭婚姻观的改变?

反思:到底我喜欢的,且适合的家庭型态是什么?

我的决定是否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人有从众效应,当身边的人都生孩子,或者都选择丁客,也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新潮也许是好的,但如果我们内心实际还是希望传统的家庭型态,那么不管外在如何改变,听从自己的心还是最重要的。

§结语


丁不丁客都不是重点,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力。我们努力奋斗,往往是为了使权力背后有足够的能力支撑。

此外,丁客终究是一种家庭型态,包含着夫妻关系。

因此双方是否有共识,十分重要。

但就像激情会褪色,也许关于丁客的想法也会随着伴侣关系的发展有所改变。那么提前做好改变的心理准备,也能避免丁客成为关系的杀手。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