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前任纠缠不休的心病是什么?

– 文豪?我看是蛤蛎 –

比炒饭更难吃的是, “炒冷饭”。

电视剧《人间四月天》捧红了几位明星,同时让徐志摩的爱情经历走进大众的视野,成为家喻户晓的浪漫故事。

撇开对主人公过份美化的刻划,就像胡兰成在《今生今世》中把自己始乱终弃,见一个爱一个的感情世界说得可歌可泣。

如果你曾经在爱情中奋力一搏,如果你曾经面对他人践踏你的爱与自尊,那我想你能体会:林徽因推却徐志摩的爱、张爱玲对胡兰成的不屑,以及胡因梦不提前夫李敖。

三位各自精彩的女性,她们在人生中通过自身的创造,而非他人的给予,获得一个趋近完满的人生。

反之,对和她们纠缠不休,结婚成家,乃至垂垂老矣还要写书消费她们的男人,彷佛在这三位男人的生命中,几位女士的身影在他们心中留下了遗憾。

– 心理:完形学派与未竟事务 –

这种心态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说明,完形(Gestalt,又称格式塔)治疗学派,认为一个人的身心健康,来自主体「自我完整」的程度。

白话来说,我们需要「感觉」自己是完整的,而不是分裂的。


当我们因为幼年时的创伤,我们就可能感觉自己是支离破碎的,不断回溯到当时受伤的场景,于是只要我们内心的那一块领地始终无法复原,停留在童年阶段,我们就无法使自身有完整的感觉,陷入忧郁、不安等负面的内在痛苦。

有时我们通过自身的努力,使自己逐渐趋于完整,有时我们通过他人,使彼此互相构成一个整体。

在电影《甜心先生》(Jerry Maguire)中,男主角在事业有成之际,突然感觉眼前成就虽然欣喜,但少了始终支持自己的妻子在身边,再大的成就,也不足以达到真实的幸福。

主角二话不说,马上买一张机票回家,冲进家里,对妻子说了那句经典台词,「因为你使我完整。」(“You complete me.”。至于有的影片将这句翻译成「使我『完美』」,显然语意不精确)

可以说整部电影,其实非常符合完形学派的疗愈历程。无论通过咨询,或者其他的方式;通过个人,或是群体,我们能够获得一种使自身完整的体验,那么我们就能从破碎的痛苦中痊愈。

反之,为什么有些人和徐志摩、胡兰成、李敖一样,忘不了前任,用完形的角度来说,在于几位前任是他们生命中的「未竟事务」(Unfinished Business)。

未竟事务会对一个人的人生产生很大的影响,在完形的假设中,人人都有自我完善的趋向,使自身完整的天性。

所以一旦在这个过程中受阻,就会遭受心理上的创伤。

比如在我们童年时期,我们急需从父母身上获得关注的时期,我们得到的却是忽视,那么「受关注」就会成为生命中的未竟事务。我们可能会因为渴望在受关注的情感上得以完善,而不断的去寻求这种感受。

在快手上,有时我们看见一些为了获得关注、点击,不惜犯下极为出格举动的人,也许他们就是在寻求某种未曾获得的关注。

另外一种情况,未竟事务以「遗憾」的形式出现。

比如在最近很火爆的韩剧《迷雾》中,貌似无间不摧的女主一度为了事业堕胎,几年后她为此后悔不已。

或是在电影《夏洛特烦恼》、《月光宝盒》等电影中,主角需要回到人生的某个过往,重新经历一次不同的选择,然后才明白其实自己适合的是什么?

这都是受困于未竟事务的遗憾,尤其当我们当下的生活并不是特别美好的时候,遗憾的感受会特别强烈。

幸好就像前面提到的电影《甜心先生》,我们不需要为了使自己完整,而把所有的责任与压力都放在自己身上。

– 心理:人生就是使自我完整的道路 –

从中世纪哲学的角度来看,比如按圣.多马斯(St.Thomas Aquinas)的观点,「除了神,一切存有是完整的,但不是完美的。」

这点出了某些人对完形的误解,同时也是使自身人生陷入某种极端思维的误解。

我们活着追求的是完整,但偏偏有人追求的是完美。

完整指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质、运气、环境等因素,在人生的道路上,我们尽可能发挥自己的特质。」

就像让鱼留在水中游泳,而不是强迫鱼爬树。

或者就像教育,多元智能鼓励的是每个人就自己特殊的才能,加以发挥,而不是所有人都把一切的精力砸在单一标准的考试制度。

这里并不是说反对联考,而是反对过份单一标准,使不同特性学生无法发挥其所长的考试方式。

所以特长生的存在,如果妥善运用,实则对教育来说是好事。

然而,有些人追求的是完美,就像自己明明是一条鱼,却希望还能飞天遁地。

所以如果你感觉自己在工作、感情或某生活的某方面,没来由的特别拼命。

重点是拼命没关系,但你明明已经感觉自己累到不行,明明非常希望自己能休息,却像穿了红舞鞋的少女停不下来。彷佛自己整个人都失控了,且在失控中感受连串的痛苦。

那么可能你需要的是停下来想一想,有什么未竟事务哽在你生命的此刻,让你难以放下,所以你才不断压榨自己,好去使某段过去在未来得到弥补。

并且「停」下来,还有一个作用。就像股票,认赔杀出,还能及时止损。如果继续让心中分裂、扭曲、崩落的区块更大,很可能走到难以修补的崩溃边缘。

这里我又想起另外一部电影,《赎罪》(Atonement)。

《赎罪》中的小女孩因为自己的谎言,害死了姊姊的情人,也毁了姊姊的人生。因此在她长大之后,她成为小说家,在故事中让姊姊和情人获得一个幸福的结局。

某种程度上,这是一种以叙事治疗进行自我疗愈的方式。但当伤痛过大,可能得用一辈子的时间去弥补心中的遗憾。

尽管有时我们需要另一个人使自己完整,但我们没有权力决定别人该怎么做,没有权力决定任何人成为我们的一部分。

如完形学派的预设,每个人其实从生命之初就是完整的,只是当我们被伤害,当我们在成长的某个阶段没有得到应当的关怀与爱。我们会有不完整的感觉,会觉得自己不够好。

所以复原是什么?复原不是对过去念念不忘,而是逐渐找回失落的那部分自己。

到这里,或许你已经解读出文章主题的意涵。

– 结语:有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有病 –

我们每个人都有不喜欢吃的东西,就像我们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有疙瘩。

但比起别人要我们吃下不喜欢吃的东西,我们可能更讨厌自己不由自主的让自己沈浸在明明想要抛弃的痛苦中。

当然,有些挥之不去的过往,并非我们所愿。

好比可能我们人生中难免遇到某个渣男或渣女,他们忘不了和我们的一段情。但最恶心的是,他们忘不了就算了,还经常用各种矫情的方式恶心我们。

比如明明当初是对方劈腿,却说得好像自己很有苦衷。明明都当了爸妈,我也有了家庭,还没事炒炒冷饭,好像冷饭很好吃。

对于这种人,我只想说,「少吃点,以免拉肚子。」

回过头来,如果自己不想经常拉肚子,或者想阻止自己继续拉下去,也许是时候静下来,好好想想,到底在人生的哪个时刻,自己有段过不去的坎。

别到最后,明明拉肚子的是你,却从别人身上找病灶,这样能好才怪。

作者简介: 高浩容,台湾哲学谘商学会监事,著有《烦恼心理学》、《心理驯兽师》等十多部出半品。现居上海,专职咨询与写作。公众号:故事心理(ID:studiomowen)

责任编辑:Spencer JXLF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