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的选择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在这段婚姻中,我没有爱情,没有自由。于是,我看着自己的生命,一天一天,一点一点,慢慢死掉……”

我看着这段话,它写在咨询预约登记表的“情况说明”一栏里。轻轻浅浅的字迹中,那几个“一”字笔触却格外深些,失重的感觉扑面而来。止若,我念着这个女孩的名字。

她来了。我对她没有预设,却觉得一切都恰如其分。高而瘦,头发看似蓬松地披在脑后,却根根纹丝不动。清秀的脸上有一双大眼睛,但经常变成一对无光泽的玻璃珠,显示她已经神游天外。她的手交握在一起,规规矩矩地放在腿上,但它的影子不时微微颤抖。

“我从小便是个很想优秀,很小心地骄傲着的人,我想要自己的未来是广阔的世界,所以一直不停不停地奔跑,从重点小学跑进了重点初中,又一路跑进了重点高中和重点大学。但生命中没有一刻,我曾放松而释然地觉得自己于‘’一字名至实归。

国内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五年前,我出了国,到了瑞士,那个清冷却精神至上的地方。我在那里念了文学,毕了业,遇到了现在的老公Ben。Ben事业有成,学识渊博,而且认识不久就认定我是最契合他的妻子。那时我已经二十八岁了,到了一个女人应该结婚的年龄。他从各方面来说都是最适合我的人,我们结婚了。”

“瑞士真的是个太清冷的地方,长时间地下雪,拜访最近的邻居要开车三十分钟。我和Ben一起开了个公司,但其实主要由我负责。公司的业务大部分只需我在电脑上处理,于是,我便日复一日地在那个房子里,对着电脑,对着墙壁,对着外面与我无关的世界。久而久之,我觉得自己都忘了自己的存在,好像和窗外的积雪融为了一体。曾经令我喜悦宁静的围炉夜读,也变得模糊而粗糙起来,只剩下一个形式的躯壳。”

“Ben对我很好,他待我就像待他的女儿,爱怜地摸摸头,或者手把手地教我做事做人。但他不理解我,当我把自己的小情绪对他表露时,他绝大多数都是用头脑在分析,而不是用心在感受。而且,他的意志非常坚定,一旦做出决定,除非有理有据地驳倒他,否则绝不会轻易改变。

我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么拙嘴笨舌过,一切尝试表达的努力都仿佛成了戴着道理面具的胡搅蛮缠。我也想和他讨论书与电影,但在语义理解上,我根本比不上母语是德语的他,就连英语他都比我说得好,

结果,我们的讨论更像是教学研讨会。在他面前,我感到自己在努力做个好学生,好女儿,好妻子,但不是在做一个女人。同时,我不无惊愕与心酸地意识到,在我和他的这段感情中,似乎从来没有过心醉神迷的体验。”

“高中时期我曾有过一个男闺蜜阿萧,我们志趣相投,三观契合,短短的校园塑胶跑道在我们的脚下一圈一圈仿佛没有尽头,不知承载了多少欢声笑语。虽然高中毕业后我们天各一方,但每年总要联系一两次叙叙旧。有一天,我在家里百无聊赖地闲坐时,忽然收到他的微信,那是一条语音:‘嘿,白月光,你最近好吗?’

“这管声音仿佛一下子唤起了我内心深处最悠远最温暖的回忆,让我穿越千山万水,在无数时光的呼啸声中回到那凤凰花开的路口,重新成为那个一袭白裙、神采飞扬的小女生,梦想着在路上的、自由自在的生活。那一刻,我泪如雨下。

“我们就这样开始了联系,用微信,连结世界的两端。阿萧会给我分享生活中的点滴,逗我开心,而我会把对生活的渴望与幻灭在一个个深夜里,饱蘸那不知是失落还是幸福的泪水,一字一句地写给他看。他总会心疼地发来一个抱抱的表情,说理解我的痛苦。他渐渐地成了我内心的支柱,发的微信他如果迟迟没有回复,我便会失魂落魄地陷入狂热的胡思乱想。我想紧紧、紧紧地靠在阿萧的身边,听他真真切切地说爱我。

“但这一点恰恰是我做不到的,我甚至不敢太过要求他及时回复我的微信。我只能反反复复地苦苦思索:‘他为什么不回我的微信?不可能没看到,那他到底是不想回,不愿回还是不屑回?’

所有的可能性都导向一个共同的可怕结果:他没那么在乎我。”

“阿萧到底在不在乎我?如果他不在乎我,为什么要每天嘘寒问暖,微信传情?但如果他在乎我,为什么却又让我感觉若即若离?那一个个拥抱、亲吻的表情,难道它们什么也不是吗?难道它们毫无意义吗?难道它们连一丝一毫的承诺都不意味吗?他的在乎,是不能,还是不愿?

“是不是因为他知道我有家庭,所以不愿意让我为难?是不是因为我们现在天各一方,所以他觉得没有未来?如果……如果这一切都能改变,那么,我和他之间,会不会大不一样?热烈的拥抱,温暖的笑脸,一起走天涯的期盼,是不是就会变成现实?

“这个念头抓住了我,它如影随行,再也挥之不去。每当感觉不到阿萧的存在,那将我围在中间的四面高墙便会沉默而巨大地朝我压过来,令我窒息得想要发狂。”

“我想离开这四面楚歌的围城。”

“我的老公Ben对我的心路历程一无所知。他按部就班地生活在既定的轨道中,浑然不觉我已经快要脱轨,直到有一天,我厌恶地推开他伸向我身体的手,他才用费解的眼神看着我,问我:‘亲爱的,怎么啦?为什么不让我抱你?’

“那句话挣脱了我的心和舌头,一往无前地冲了出来:‘我没办法和你继续生活下去了,我想离婚。’

“话一出口,曾经在心里无比翻腾的情绪有一瞬间的平静,但下一刻,我看到他脸上浮现出震惊而又痛苦的神色——在满堂家具的映衬下,他忽然好像变小了,不复之前高大、压迫、占据一切的威压感时,一股混杂着愧疚、心疼和恐惧的滋味涌上心头。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愧疚,为什么心疼。但是,恐惧,我为什么会恐惧?

“Ben和我开始了一席彻夜长谈。我隐瞒了阿萧的存在,只告诉他自己被一成不变的生活和工作磨磋掉了所有的热情和向往,而他的不理解与难以沟通令我更不堪重荷,被迫心若止水的状态我再也无法忍受。

Ben认真地听我诉说这一切,我觉得他从来没有这么认真听我说过话。渐渐地我越说越多,越说越激动,甚至童年时的心酸与悲凉也源源不断地从心中流淌出来。说到动情处泪难自抑,Ben默默无言地抱着我,让我靠在他怀里哭泣。

待我说得差不多,也哭得差不多了之后,他告诉我会让公司马上再去招一个人来分担我的工作,不再让我枯坐家中。如果我想要出去社交,参加社会活动,他会全力支持。

“在那一刻,我知道了自己为什么会恐惧。因为我感到了Ben对我的爱,那种踏实厚重的爱。这种爱不假雕饰,只以其份量与质地打动人心。如果离开了他,我也许一辈子再也找不到能这样爱重我的人,而现在这样安稳有保障的生活也将不复存在。

“但是,我心里另外一个声音也在同时大声呼喊:‘你忘了那片白月光了吗?你忘了在路上的自由洒脱了吗?你忘了与阿萧的契合与心动了吗?那是自由,那是爱情!那是你这些年梦寐以求却苦寻不得的东西!你这个懦夫!就为了那点安全和保障,你就要把这一切都卖了吗?!’

“但是,阿萧真的是爱我的吗?我无法确定这一点。我真的能适应在路上的生活吗?我也无法确定这一点。我确确实实想走,想离开这固化的生活,但前方似乎只有一个写着‘爱情与自由’的路牌,具体的路却依然掩藏在浓雾之中,看不分明。曹老师,走,还是留,我到底该怎么办?”

止若的脸很苍白,真像那一抹白月光,美得娇弱动人。可难道这抹白月光,永远都只能成为梦的装饰吗?

“止若,我理解你内心的矛盾和彷徨,理想与现实在拉扯着你,一边是爱情与自由,一边是安稳与依靠,这两条路都各有快乐与隐忧。世事古难全,也许你想这么说吧?

“但你是否有想过,也许理想与现实并不那么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纵观你三十多年的生活,止若,我感觉你一直在寻找价值的依附点。小的时候,你的价值依附在学习成绩和大人们的认可之上。你很努力地考出一个又一个高分,攻克一所又一所重点学府,因为这样才能符合你内化了的价值评判标准:只有做到最好,得到他人嘉赏,你才是个有价值的人。

“但随着你一天天长大,你越发感到疲惫了,对不对?因为你发现皆大欢喜越来越难。

小的时候,一张满分试卷就足以让老师开心、父母舒心、同学交心。但是后来,要成为“完美女神”,不仅需要成绩好,情商高,还得有个性、有内涵,只有满足了方方面面的需要,你才觉得“好”之一字实至名归。

但这实在太难了,你越来越深地体会到无力、无能感。渐渐地,耀眼的阳光蜕变为柔冷的月光,哪怕你一直很优秀,但对自身的认定却越发动摇了。

“于是你开始想逃,逃出这充满竞争,每时每刻都仿佛是价值检验的生活模式,逃离“考学、工作、结婚、带娃”的魔幻现实主义。于是,你逃到了瑞士,逃进了和Ben的婚姻中,让他为你构筑了符合另一种“好”的标准的生活。

“但你能逃开主流形式,却逃不开依附的实质。你的价值感始终需要外部世界的人与事来认可。你能从Ben的照顾和爱护中得到被他人认可与接纳的成就感,却得不到因实力凌驾于他人而获得的欣赏与崇拜,因为你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自己与他之间的差距。‘我是个弱者,在强者面前,弱者只能膜拜并顺从。’在这句魔咒之下,你渐渐成了毫无自主之力的弱女子。

“但这不符合你一贯以来的自我价值要求。你是天之骄女,你需要去征服他人,去证明自己。这时,阿萧出现了,他原本就是欣赏并仰慕你的,于是他顺理成章成了你最有可能获得征服感的对象。

“生活中最可怕的是求而不得的状态,你在阿萧身上体验到的,正是患得患失、若即若离的求而不得。他似乎为你倾倒,这倾倒却不甚牢靠;他似乎有承诺,这承诺却薄如蝉翼;你们似乎有未来,这未来却虚无缥缈。

你太想以他的全面臣服来填补内心的情感与价值空洞了,所以,你只能不断不断地给这段关系加码,将自由与爱情的名义都赋予它,好说服自己继续投入与付出。

“但他真的能带给你这一切吗?止若,你心里其实很清楚,真正的自由来源于对自身清醒笃定的认识,真正的爱情萌生于切切实实对生活的共同经历。你对自己没有笃定的认识,你们之间没有共同的经历,他和他所代表的生活,只是你又一次想要逃避现实而制造出的海市蜃楼罢了。

“没有哪个人能够以一己之力创造出一种生活来圆满你对价值的渴望,瑞士的Ben不行,在路上的阿萧也不行。只有你,止若,只有你自己创造出来的生活,才有可能平复你内心的悸动。

“我知道你在怕。你怕自己不够好,不够有能力去创造这一切,因为你从来学到的都是符合外界的标准,而不是肯定自己的内在。所以在面对Ben看似无法超越的优秀时,你的反应是表面上的顺从和以逃避为表现的隐性攻击。但这样要么征服,要么逃开的关系永远无法让你发自内心感到幸福。

成长是艰难的,但我们需要成长,才会真正变得越来越好,对不对?Ben对你有着踏实的爱,你们的婚姻也是当初你自愿缔结的。你虽然并没有义务一定要留在婚姻中,但你有责任为了挽救它而给对方一个机会,共同做出努力。

“恪守底线,双方尽力去磨合、改变,才是对婚姻最好的负责。”

“给Ben,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好吗?”

皎洁的白月光,其实原本也是明亮的阳光,只是它在迂回曲折的道路行得太久,渐渐迷失了自我。找回自己的道路是艰难的,但望着止若渐渐宁定的眼神和不再颤抖的双手,我相信,她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作者简介:曹怀宁,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咨询实践超千小时,主擅领域包括婚恋情感、人际交往、两性心理、人生规划、家庭关系等。自2011年开通新浪微博以来,粉丝六万多人,坚持定期回复私信,无私为近六千名求助者提供咨询,咨询解答超千万字。《婚姻与家庭》杂志特邀专家,多家媒体签约撰稿人。
微信公众号:心理咨询师曹怀宁(caohuaining)。
新浪微博、知乎、头条号:心理咨询师曹怀宁。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