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爱与性是不能分离的 | 亲密关系里的肉欲和爱欲

前几天和一个小朋友聊天,她很自觉地跟我说自己从来不看少儿不宜的电影。我立马就明白这个小朋友想要在我面前扮演“乖小孩”的形象。

今天这篇文章的灵感一部分也来源于这么件日常小事,作为一个成年人,我想聊聊少儿不宜的性。


性爱这个词,让人本能地觉得性和爱是不能分离的。然而现在约炮的人不在少数,大家只是单纯的“睡一睡”,并没有要相爱的意思,也不需要先相爱再睡觉。


甚至人类社会还发明了诸多花里胡哨的词,比如“素炮”“荤炮”来细分炮友关系。


性与爱,真的可以完全分开吗?


1、单纯的性


随着科技和网络的日益发达,在现代社会,约炮(Hook up)已经成为了一个很常见的现象。你打开应用超市就可以搜到各式各样的社交软件,比如“Soul”“陌陌”“热拉”“blued”之类。


这些社交软件除了具有网络社交的功能之外,还帮助解决许多人的性需求。无论你是何种性取向,只要你想,都能找到一款合适自己的约炮平台。


约炮(Hook up)是指不处于恋爱关系的两个人之间的性接触,它所建立起来的是一种不承诺、不负责的性关系(Causal Sex)。


在英文语境里面,约炮分为一夜情(onenight stand)和炮友关系(Friend with benefit,FWB),这两者之间的区别在于,发生一夜情之间的两个人之间可以是完全陌生的两个人,之前在生活中没有任何交集,睡完之后立马说拜拜


炮友关系(FWB)则是两个朋友之间发生的性关系,需要友情作为前提,两个人在睡完之后仍然保持朋友关系,但却不进入亲密关系。在中文语境里面,Friend with benefit更类似是长期、稳定的炮友。


无论是One night stand还是Friend with benefit,都不包括对关系的承诺,而承诺是爱情中必不可少的因素。


也就是说,对于约炮的人而言,性仅仅只是性。在约炮的时候,性欲和其他欲望没有区别,就像人渴了想喝水,饿了想吃饭那样单纯,没有人会对装饭的碗许下“我以后只用你吃饭”的承诺


从这一点看,约炮行为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当代社会中人类的物化。


这里想顺带提一提我们对待性欲的态度,小朋友会用“自己从来不看少儿不宜的电影”作为好孩子的依据像我邀功,除了证明家长的性教育有多失败之外,还表明了对于很多人来说,性仍然是一件“错误的事情”。


只有认为它是错误的,我们才会觉得“不看少儿不宜的电影”是一件对的事情。


2、复杂的爱


一段理想的爱情是离不开性关系的。


心理学家斯滕伯格提出了爱情的三元理论(Sternberg,1986),他认为所有的爱情都应该包含三个基本成分:亲密、激情和承诺。

  1. 亲密亲密是爱情中的情感成分。指爱情关系中能让双方感到亲近、彼此关联的感情,包括爱人的赞赏、照顾爱人的愿望等。

  2. 激情:爱情中的动机成分。包括爱情关系带来强烈情绪体验的驱动力,外表吸引力和性需要。

  3. 承诺:爱情中的认知成分。指与对方相守的意愿及决定,包括短期内爱一个人的决定以及长期关系中为维持这种爱而做出的承诺或担保。

斯滕伯格根据这三种成分在爱情中的比例,将爱情分为7种形式:喜欢;迷恋的爱;空洞的爱;浪漫的爱;同伴式的爱;虚幻的爱;完美的爱。他认为在一段感情中,只有这三种成分都比较完善,才能算是理想化的爱情结构。

显然,如果根据斯滕伯格的理论来回答:“爱情和性欲是否可以完全分开?”,那么答案是不能。因为,如果你真的爱某个人,那么必然包含着对TA的性欲


那么结婚十几年的夫妻完全没有性生活了,是不是可以认为两个人不再相爱了?并不能这么判断,性欲不仅仅是指性交,它还可以泛化为各种形式,比如它可以表现为抚摸对方的身体。


我倾向于认为,一段爱情里面,性是不可或缺的。但它不一定要通过性交的方式表现出来。爱欲和性欲在一段正常的亲密关系里面是无法分开的,性欲是爱的一部分,但是性欲可以只是性欲。


在开放性关系里面我们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关系中的两个人都可以去约炮解决自己的性欲,但是他们只对彼此保持承诺。


随着人际关系的越来越多样化,亲密关系中的承诺必然不会仅仅局限于“我只跟你一个人发生性关系”,承诺可能更多地变成“我愿意和你一起经营一段关系,只和你经营一段特别的关系。”

本文首发于我的个人公众号:In My House
责任编辑:一只梨


0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